免费客服电话 400-654-6266 support@141data.com
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估计,全球有逾3亿人罹患抑郁症,约占全球人口的4.3%,其中中国有5400万患者,相当于100个人里至少有3个抑郁症患者。抑郁症的发病率及相关自杀率也居高不下。

网传6月10日晚,某著名歌唱家因抑郁症跳楼自杀。此消息后被媒体证实。事实上,娱乐圈是抑郁症的“重灾区”。据报道,张国荣、翁美玲、陈琳等不少明星都是因抑郁症自杀。

“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估计,全球有逾3亿人罹患抑郁症,约占全球人口的4.3%,其中中国有5400万患者,相当于100个人里至少有3个抑郁症患者。抑郁症的发病率及相关自杀率也居高不下。”近日,精神科专家、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,目前中国抑郁症形势的严峻性。

由于抑郁症发病的年龄高峰为20-60岁左右,这一年龄段的患者多为职业人群,抑郁症导致的工作能力下降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负担。WHO在2012年发布的《抑郁症:全球性危机》报告中指出,抑郁症已成为中国第二大负担疾病,预计到2030年抑郁症将位列世界疾病负担的首位。

而相比于其他慢性疾病,抑郁症的就诊率和治疗率均处于较低水平,只有不到10%的确诊为抑郁症的患者会接受抗抑郁治疗或服用药物。在业内专家们看来,将抑郁症创新药纳入医保可以减轻患者经济负担、提高患者依从性。

在纳入抑郁症患者的短期和长期临床研究中,伏硫西汀均被证实具有良好的安全性与耐受性,整体不良反应发生率极低。

经济、社会负担沉重

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生活节奏明显加快,焦虑症、抑郁症等常见精神障碍及心理行为问题逐年增多。其中,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疾病,全球累计人数超3.5亿。其临床表现主要包括:情感症状、躯体症状和认知症状,是一种复杂的多维度、异质性疾病,不仅会造成显著的精神和身体残疾,还给患者及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。全球范围内,抑郁症被列为非致命健康损失的最大“贡献者”之一,占所有“总伤残损失健康生命年”的7.5%。

杨甫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抑郁症患者难以处理人际关系和职场关系,由此影响其与家人、朋友和同事的关系。家庭成员罹患抑郁症会极大地影响整个家族和家庭生活,这可能会导致患者无法参加家庭和社区活动。

职业人群而言,抑郁症是一个严重的问题,它会导致生产率下降、无法完成自己的工作以及影响对社会的贡献。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,工作、生活压力不断加剧,在中国,职业人群逐步成为抑郁症发病的重灾区。

抑郁症的直接和间接支出巨大。据统计,在中国,早在2002年抑郁症相关的经济负担就已经达到513.7亿元。通过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,降低抑郁症发作的持续时间(或者预防发作),可以显著降低抑郁症导致的总负担。

在中国,通过给予患者更好的治疗,可以避免他们的缺勤以及无效工作,从而有机会提高生产率。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在抑郁症治疗方面每投入1 美元,可以在恢复健康和工作能力方面得到4 美元的回报。